「大河之北·河北人文地理解读」源流篇(上) 人猿揖别

??197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对河北送去鉴定的几件陶器给出预判——这很可能是我国半个世纪以来新石器时代考古的突破口。

几件“灰头土脸”的陶器,怎么就成了新石器考古的“突破口”?

“在磁山遗址发现之前,国内最早的新石器遗址是西安半坡遗址,距今约6500年,而最晚的旧石器遗存距今约1万年,两者之间,有几千年的文化缺环无法衔接。”邯郸市文物保护研究所原所长乔登云解释。

很快,经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C14实验室测定,磁山遗址距今7335±105年,加上树轮校正值,实际年代达8000年以上,时间跨度五六百年。

磁山遗址,正好落在这个“文化缺环”里,打开了中国新石器考古向前求索的局面。

那么,河北新石器先民最早落脚在哪里?

在新石器早期(距今1万年—7500年),先民的足迹还只是零星几处:

北部,张家口,阳原县虎头梁村的于家沟里,人们在烧制陶器;

中部,保定,徐水区南庄头村东北,鸡爪河和萍河之间,人们用石磨盘、石磨棒加工谷物;

南部,邯郸,武安市磁山村东1公里南洺河北岸的台地上,人们驯化的小米长势正好。

于家沟遗址(距今14000年—5000年)、南庄头遗址(距今10500年—9700年)、磁山遗址,这是河北早期新石器遗址的代表。

文明的星火,就这样在河北大地北、中、南陆续点燃。

到了新石器中期(距今7500年—5000年),遗址遍地开花,河北大地上热闹起来。

在冀中南,分布最广、数量最多的遗址,是仰韶文化时期遗址。保定曲阳钓鱼台遗址、邯郸百家村遗址、石家庄正定南杨庄遗址,都是仰韶文化时期遗址的河北代表。

而冀东、冀东北、冀西北的新石器中期遗址,与燕山以北遗址能找到共性。“考古发现,唐山、承德、张家口的新石器中期遗址,很多与内蒙古地区的遗址发展同步,年代相近、文化面貌相似。”张文瑞说。

唐山迁西西寨遗址、东寨遗址,有内蒙古兴隆洼文化的特征。

承德围场北梁遗址、承德滦平县后台子遗址、唐山迁安安新庄遗址等,出土器物带有内蒙古、辽宁红山文化的元素。特别是北梁遗址,曾发现红山文化典型玉器玉环和玉猪龙。

张家口蔚县三关遗址,更是出现了仰韶文化彩陶和红山文化彩陶共出的现象。

到了新石器晚期(距今5000年—4000年),河北境内新石器遗址的“朋友圈”越扩越大,与周边省份山东、河南、山西、陕西等地有了更深入的文化交流。

新石器晚期黄河中下游地区分布最广、影响最大的龙山文化,在邯郸、唐山、张家口均有分布,且多与山东、河南两地文化面貌相近。

“仅邯郸一市,就发现了龟台遗址、台口遗址等60余处龙山文化遗址,密度之大在黄河中下游罕见。”乔登云说。

“大部分省份新石器遗址文化面貌相对单一,没有哪个省份像河北这样复杂、多元。”曾参与蔚县三关遗址考古的河北省文物保护中心原主任任亚珊说。

是什么,造就了河北复杂、多元的新石器文化?

1982年夏,考古学家苏秉琦在蔚县三关遗址与考古工作者交流。 蔚州博物馆供图

>>“满天星斗”的河北样本

2020年10月19日下午,张家口蔚县蔚州博物馆。

建筑面积13000平方米,上至旧石器时代、下至明清,各类藏品11000余件……普通游客可能想不到,一座县级博物馆这么大,而且藏品时间跨度大,类型丰富多样。

这些文物能摆在这里,而没有沉睡地下,要感谢一位出生于河北高阳的著名考古学家——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今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苏秉琦。

1979年4月,23岁的任亚珊刚调入张家口市文物保管所不久,他接到通知有几位吉林大学考古系师生要来蔚县,与河北省合作,在蔚县壶流河流域开展田野调查和发掘工作。

考古合作持续了4年,成果丰硕。

在此之前,张家口地区新石器遗址只发现了十几处。从1979年到1982年,考古队在蔚县调查面积数百平方千米,发掘面积数千平方米,出土了丰富的遗址、遗迹、遗物。

“遗址年代从春秋早期(距今2700年)到距今7500年,一下为冀西北先秦考古年代序列树起了一把标尺。”任亚珊说。

极力促成这次考古调查的,正是苏秉琦。这也成了蔚县在中国考古界大放异彩的开端。

在蔚州博物馆的展墙上,有一张拍摄于1982年的珍贵老照片。

“照片中间坐着的是苏秉琦先生,站在后边的就是我。”任亚珊指着照片说。照片拍摄于蔚县三关遗址的考古现场,当时,中国考古界一场重要的学术研讨会在此召开,核心议题,是从史前到商周时期,中原文化区和北方文化区的古文化发展和相互关系。

苏秉琦观摩了三关遗址出土的仰韶文化和红山文化彩陶,以及筛子绫罗遗址出土的龙山文化袋足器标本,最终提出了一个重要观点,“张家口是中原与北方古文化接触的‘三岔口’,又是北方与中原文化交流的双向通道。”

这就是后来张家口被称为文化交融“三岔口”的由来。

怎么是“三岔口”呢?

张家口东北方,辽西地区,是红山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

西南方,山西、陕西一带,是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夏商文化;

西方,内蒙古地区,是河套地区新石器文化—青铜文化。

三个方向,三类文化,在蔚县“碰撞”。

“三岔口”只是个“小课题”。1981年,苏秉琦在探索中国文化起源和文明起源上,提出了更为宏大的课题:《关于考古学文化的区系类型问题》。

文中,苏秉琦将中国人口分布稠密地区的考古学文化分为六大区系:

以燕山南北长城地带为重心的北方、以山东为中心的东方、以关中(陕西)、晋南、豫西为中心的中原、以环太湖为中心的南部、以环洞庭湖与四川盆地为中心的西南、以鄱阳湖—珠江三角洲一线为中轴的南方。

“它不单单是一个考古学理论学说,而且关系中华民族的起源,是在探索怎样从精神上将十几亿中国人、56个民族凝聚在一起。”蔚州博物馆馆长李新威说。

河北的考古学研究,因此被放到了更大的考古学文化体系框架内。

李新威展开一张蔚县地图,直指穿县境而过的北纬40度线。

苏秉琦所指的在中华文明形成过程中占有重要地位的“燕山南北长城地带”,正是以北纬40度线为轴线南北铺开。

蔚县,北纬39度33分到40度12分,成了这一区域新考古工作的突破口。

很快,考古队就在包括蔚县三关遗址在内的多个遗址,发现了北方文化因素和中原文化因素共存的器物例证。接着,在辽西和内蒙古东南地区,发现了红山文化等多支从史前到商周前的古文化。

苏秉琦传神地将中华大地上的文明状态形容为“满天星斗”,认为多元的文化通过“裂变”“碰撞”“融合”等多种形式,汇聚成后来的中华文明。

“满天星斗”说,也给河北文化带来新的解读方式。

依据“满天星斗”说,回看整个河北新石器时代的时空、文化分布,南北文化并蒂开花,复杂、多元的文化次第闪耀,交流融合,这才成就了今天文化有如“万花筒”般绚烂的河北。

河北,正是苏秉琦“满天星斗”说最典型的地域样本和考古缩影。

考古见证的文明

磁山遗址出土的先民粮食脱粒工具石磨盘、石磨棒。(资料片)

>>农业:文明的先声

2020年6月24日,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磁山遗址文物保管室。

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馆员、磁山遗址发掘报告撰写人之一高建强打开保管箱,小心翼翼拿出两件器物——磁山遗址出土的石磨盘和石磨棒。

记者接过石磨盘掂一掂,沉甸甸的。摸摸,表面有明显的磨砂感。

石磨盘和石磨棒,是磁山遗址最早的考古线索。

1972年初冬,武安城南16公里,南洺河北岸的滨河台地上,磁山第二生产大队(今磁山二街)在开挖水利沟渠。

“谁认识这是啥?”一块鞋底形状的石板被铁锹挖了出来,大约50厘米长,25厘米宽,一面还有四个2厘米高的短腿儿。

“还有呢!”接着,队员们又挖出一根石棒,大约30厘米长,中间粗两头细,最粗的地方直径大约4厘米。

这个消息辗转传到了当时的省文物管理处(今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出土器物被收存上来,磁山考古就此拉开序幕。

这外观奇特的石器,怎么确定是磨盘和磨棒呢?

高建强让记者靠近了仔细看。

“看石板没腿儿的一面,还有石棒这个侧面,有反复摩擦的痕迹,很可能是粮食脱粒工具。”他把石棒放在石板上,向前平推磋磨,示范当时给粮食脱粒的过程。

磁山遗址最终出土了一百多组石磨盘、石磨棒,数量惊人。

粮食脱粒工具多,储粮的窖穴和粮食也多。

磁山遗址第一次发掘共发掘灰坑468个,其中88个长方形的窖穴底部堆积有灰化粮食,层厚0.3米至2米,其中10个窖穴的粮食堆积厚在2米以上。

“窖穴分布范围之广,密度之大,数量之多,在当时新石器遗址中是不多见的。部分粮食刚出土时,一粒一粒黏在一起,还能看得很清楚。”乔登云说。

这是什么粮食?

武安小米,是武安优势主导农产品,国家质检总局认定的“地理保护标志产品”。武安市年种植谷子面积近30万亩,产值超过7亿元。

这片土地,其实早在8000年前后,就适宜谷子生长。在磁山遗址窖穴中,考古工作者发现了黏在一起的粒状物,经鉴定是粟(俗称谷子)。

“磁山人在采集野生‘狗尾草’过程中,逐渐掌握了它的生长规律,经过无数次选育、栽培的实践,驯化成粟,栽培种植。”乔登云说。

在此之前,农业史学界普遍认为粟起源于埃及、印度。磁山遗址粟的出土,把我国黄河流域植粟记录提前到距今8000多年,也修正了世界对人类植粟年代、发源地的认识。

磁山遗址出土的器物,70%以上是农耕和脱粒工具,加上众多的窖穴和灰化的粟,说明磁山原始农业已经有很大发展。

磁山人不仅驯化了野生植物狗尾草,也驯化了野生动物,比如野猪。

“通过对磁山遗址上百块猪骨的DNA检测研究,我们最终确认磁山遗址为中国北方家猪的起源地。”

2012年11月22日,在中国考古学会第十五次年会上,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赵兴波,发表了对磁山出土猪骨的研究成果。

此前,磁山遗址出土的猪骨,是野猪还是家猪的,一直悬而未决。

古生物实验中,判定野猪、家猪主要有两个标准,牙齿长度、死亡年龄。

“磁山遗址中,猪的下第3臼齿的平均长度为41.4毫米。普通家猪为40毫米以下,已经很接近。”赵兴波在报告中阐明,磁山遗址超过60%的猪在0.5到1岁时就被宰杀,这种死亡年龄结构不像是狩猎的结果,而是人为控制。

“家庭饲养业的出现,是以有剩余粮食为前提的,并有粮食贮藏,饲养数量不多的家猪和其他家畜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乔登云说。

这再次说明,磁山文化时期原始农业生产已有相当的水平。

磁山遗址的发现,把中国北方的农业文明带到了新的高度。

邯郸磁山遗址出土的陶制直筒盂和支架。 (资料片)

>>制陶:土与火的交融

在河北博物院“石器时代”展厅,“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主题的过渡展区,有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块出土于阳原于家沟遗址的陶器残片,黄褐色,巴掌大小。专家推测,这是一件陶器的底部,当时的烧制温度大约为800℃。

这是中国北方迄今发现最古老的陶器残片,距今11000年。

制陶技术,起源于中国,是可与农业、磨制石器比肩的人类划时代的创造。

2020年7月20日,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磁山遗址文物保管室。

“外壁这一圈圈的浅棱,其实是一圈圈搓好的泥条摞在一起留下的。”乔登云指着架子上的一件小口壶,示意记者摸摸看。

这是最原始的陶器制作法之一——泥条盘筑。之后,制陶经历了慢轮修坯成型、快轮拉坯成型的技术升级。

陶器不仅有棱,而且磨手,这是因为其中夹杂了砂砾。

夹砂陶,是河北新石器早期陶器主要的一类。

“夹砂陶的原料是没经过淘洗的黏土,且掺入砂粒,虽杂质较多,质地粗糙,却耐高温,有韧性。距今大概6000年左右,根据需要人们还学会了淘洗,出现了杂质更少或光洁、吸水性小的泥制陶、细泥陶。”乔登云说。

陶器的变化较快,地方特征也比较显著。所以考古工作中一般把陶器作为识别“文化”,区别“类型”,划分“时期”的重要依据。

给陶器分型、分式,是乔登云和高建强撰写磁山遗址考古报告过程中一项重要工作。

“谁和谁长得像,可能是一家子,谁是爷爷,谁是爸爸,谁是儿子,我们要通过观察、比对,给陶器分堆儿、排队。”高建强说。

一类最具代表性的陶器——磁山人用的“锅

”,他们就通过分型、分式,找出了五六百年里演变的规律。

磁山人的“锅”,是复合炊具。上面的“盂”,是圆筒形陶罐,相当于锅,下面的三个分体支脚,相当于锅架。

单看一个支脚,不稀奇,但这类复合炊具在出土陶器中占了七成,放一起对比,差别就出现了——越晚的地层出土的支脚,顶面越窄,与锅的接触面越小。

“支脚顶端缩小,锅底儿受热面积增大,这就提高了煮饭效率。”乔登云说。

这看似并不显著的变化,正是一代代先民经验的积累,集体智慧的凝聚。从这细微的演化中,我们看到的就是文明发展的具体印记。

这种复合炊具,此后并未消失,在年代晚于磁山的遗址中,考古工作者找到了它的“进化”版。

正定南杨庄遗址考古中就发现了和磁山遗址带支脚直腹盆很像的“锅”。

只是锅从平底儿演变成圆底儿,支脚为了贴合锅壁,演变成马蹄形弯把儿。

圆底儿锅和弯把儿支脚合体,就是后来的“鼎”。

南杨庄遗址,是河北典型的仰韶文化遗址之一,还出土了泥质敞口红顶钵、彩陶钵、敞口红顶碗……

看过磁山遗址陶器的“素面朝天”,再看这些有黑色、红色彩色纹饰的陶器,让人眼前一亮。

彩陶出现,是仰韶文化的显著特点。

河北彩陶,出土数量较多的,有正定南杨庄、永年石北口、曲阳钓鱼台遗址等。

由于河北没处在仰韶文化核心区,因此彩陶数量较少,纹饰简单,颜色以红彩、黑彩为主,往往绘在陶器腹部或口沿上。

陶器上最多见的纹饰,是竖线组成的平行线纹、平行斜线组成的正倒相间空心三角纹,其次是斜线组成的交叉网状纹,或者仅在器口涂一道或几道宽带纹。

河北新石器时代的陶器,绝大部分是生活用具,器型有盂、钵、壶、罐、鼎等,功能分为炊具、盛储器和汲水器,不过通常一器多用。

这些陶器是在哪里烧制的?

河北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址,都未发现陶窑。

考古专家推测,当时陶器烧制一是采取露天形式,即把手工制作成型的陶坯放入火堆中,几个小时后,陶坯变硬,就成了陶器,但火候相对较低。

二是采用平地封护形式,即将适量的木材等燃料与器物陶坯堆放在平地上,四周用木棍等支撑为伞状,其上覆盖树木枝条、苇箔或草席,并用草拌泥将其封严,仅留点火孔和烟孔,当大量燃料全部燃尽,陶器即已烧制成功。

河北迄今发现最早的陶窑,出自邯郸磁县下潘汪遗址,属仰韶文化时期,距今约6500多年。尤其磁县南城遗址还发现龙山文化时期的陶窑群,距今约4500年。

“当时的陶窑都是窑室在后上方,火膛设在窑室的前下方,窑床上开有树枝状火道,烟火通过火道进入窑室,陶器烧成温度能达到1000℃以上。”乔登云说。

在磁县下七垣遗址(距今4000年—3600年),考古工作者发现,陶窑结构升级了。

火膛改建到窑室正下方,这一改良,将窑室加热温度提高到1100℃。

这个温度,已经接近陶与瓷的临界温度,为河北瓷器的出现奠定了基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