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考入北大的研究生偏偏来自黄山学院这样的学校 ―――兼论…

??去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有一位青年才俊突然提到,他发现考上北大的经常是黄山学院这样的学校。
他的言下之意是:“为什么黄山学院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学校学生能考上北大这样的名校,而像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这样的一流学校反而可能考不上北大?”
这是一个有挑战性的问题。
看看每年的录取名单,确实会发现很多研究生来自非常名不见经传的学校,例如说山东理工、曲阜师范大学之类。而与此同时,我们也会看到很多北京的一本甚至是211学校,要考入北大清华人大都感觉相当的难。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如何解释这种情况。为什么北大的教授会选择来自像黄山学院这样的学生。

如果我们用某些比较浅显的经济学理论,也许可以比较好的解释这一问题。
199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思提出了“路径依赖”理论并用“路径依赖”理论成功地阐释了经济制度的演进规律。

诺思认为,路径依赖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
在现实生活中,路径依赖现象无处不在。一个著名的例子是:现代铁路两条铁轨之间的标准距离是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为什么采用这个标准呢?原来,早期的铁路是由建电车的人所设计的,而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正是电车所用的轮距标准。那么,电车的标准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最先造电车的人以前是造马车的,所以电车的标准是沿用马车的轮距标准。马车又为什么要用这个轮距标准呢?因为古罗马人军队战车的宽度就是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罗马人为什么以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为战车的轮距宽度呢?原因很简单,这是牵引一辆战车的两匹马屁股的宽度。
 有趣的是,美国航天飞机燃料箱的两旁有两个火箭推进器,因为这些推进器造好之后要用火车运送,路

上又要通过一些隧道,而这些隧道的宽度只比火车轨道

宽一点,因此火箭助推器的宽度由铁轨的宽度所决定。所以

,今天世界上最先进的运输系统的设计,在两千年前便由两匹马的屁股宽度决定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