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一厅官受贿千万 14岁任教师 从小学教师到副旗长只用一年

??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消息,9月10日,巴市中院公开宣判赤峰学院原党委委员、纪委书记曹熙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认定被告人曹熙的行为构成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扣押的涉案赃物予以没收,上缴国库;涉案赃款人民币315万元继续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巴林右旗巴林石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退缴涉案款人民币800万元,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曹熙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经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9年,被告人曹熙利用担任巴林右旗旗委副书记、政府旗长、旗委书记,赤峰市审计局党组书记、局长,赤峰学院党委委员、纪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接受他人请托,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

受他人财物,收受贿赂共计价值人民币1024.9840万元。

2006年至2014年,被告人曹熙利用担任巴林右旗旗长、旗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侵吞公共财物人民币155万元。2010年,被告人曹熙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违规为企业签批拨付补助资金,给国家造成人民币800万元的特别重大损失。

巴市中院认为,被告人曹熙的行为构成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均应依法惩处。曹熙到案后能主动如实供述调查机关未掌握的受贿犯罪事实,属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曹熙如实供述贪污、滥用职权的犯罪事实,属坦白,可酌情从宽处罚;曹熙认罪认罚,认罪态度好,且涉案赃物已经全部予以追缴,给国家造成800万元的损失亦已退缴,依法可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曹熙绝对属于“神童”级官员,如果其简历没有造假的话。因为他14岁就参加工作了。其实这不算什么,此前,云南省红河州委统战部副部长念培光,11岁就参加工作了。后来红河州委组织部一名工作人员回复称,念培光11岁就进入京剧团工作,京剧演员需要从小就练习“童子功”。可曹熙14岁参加的可不是什么京剧团,而是担任教师。这不只是“神童”不“神童”的问题了,还涉及到“童工”的问题。

扯远了。公开简历显示,曹熙1963年3月出生,赤峰市赤克什克腾旗人。1977年9月开始,曹熙就在克什克腾旗土城子镇天宝同村任教师。在上世纪70年代末,14岁这个年龄,不少人还在上小学。曹熙却已经参加了工作,而且当上了教师,网友称其为“神履历”,还有网友则指其年龄涉嫌造假。

1980年9月,曹熙在赤峰师范学校克什克腾旗分校学习了两年,1982年7月,19岁的他,开始担任克什克腾旗土城子中学教师。更神奇的还在后面,简历显示,1993年11月,曹熙由赤峰市惠民小学教师,跨界转任赤峰市制药厂团委书记。1995年4月,曹熙再由赤峰市制药厂团委书记,直接升任赤峰市巴林左旗副旗长。也就是说,曹熙仅用了大概一年半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小学教师到团委书记、再到副旗长的转变,如有神助!

在巴林左旗,曹熙前后待了8年,还算老实,毕竟判决中没提到他在巴林左旗有违法行为。2003年12月,曹熙由巴林左旗旗委常委、副旗长,转任赤峰市政府副秘书长。2006年,曹熙来到巴林右旗任旗委副书记、旗长,2011年正式升任旗委书记,主政一方。

在巴林右旗,曹熙坏事没少干。上面的判决中就提到:2006年至2014年,被告人曹熙利用担任巴林右旗旗长、旗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侵吞公共财物人民币155万元。2010年,被告人曹熙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时任巴林右旗旗长),利用职权,违规为企业签批拨付补助资金,给国家造成人民币800万元的特别重大损失。

去年11月23日,自治区召开全区警示教育大会,观看警示教育片《迷失初心的代价》,通报部分党员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及教训警示。警示教育片中提到了:曹熙在主政赤峰市巴林右旗期间,大笔一挥就给企业违规拨款几百万……从地方官员转任大学纪委书记后,误认为进入了“保险箱”,不但对自己的违法犯罪行径毫无悔改之意,还极力伪装掩饰。

担任了3年的巴林右旗旗委书记后,2014年年底,曹熙改任赤峰市审计局党组书记、局长。

2018年7月10日,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发布干部任前公示:曹熙,1963年3月生,内蒙古党校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现任赤峰市审计局局长、党组书记,拟任赤峰学院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同月,曹熙顺利升任副厅,任赤峰学院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直至2019年4月1日在任上被查。

虽然只担任了差不到8个月的赤峰学院纪委书记,但这并不影响曹熙利用这个职务受贿。上述判决提到,2006年至2019年,被告人曹熙利用担任赤峰学院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接受他人请托,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

2019年8月9日,曹熙被“双开”。“双开”通报提到:曹熙理想信念丧失,党性原则失守,无视党的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规使用超标准公务用车,利用职权要求下属单位支付个人旅游费用;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背组织原则,违规提拔干部,利用职权为他人职务调整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旅游活动,违规收受礼金;不正确履行职责,违规使用、出借财政资金;贪财好贿、利欲熏心,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滥用职权,超越权限处理公务,造成国家经济损失。

今年7月,自治区纪委监委已对网上3D廉政教育展厅的内容进行了全面更新,披露了曹熙的忏悔书:

今天我走向犯罪使我看清了,国法不可欺,党纪不可违,人民不可辱,欠了债是要还的,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不仅服从党组织的审查,也服从国法的刑罚,但我的内心充满着悔恨,充满着愧疚!

我收的第一笔礼金是五千元,当时很恐慌,也很复杂,退又没退回去,便留下了,但那时总有一种被人发现的感觉,心还是有戒的。后来人数多了,钱数多了,也不在乎了,我给自己的这种行为称之为“人情往来”。这个所谓的“人情往来“实际上是人权往来,有权既来,无权既去,权才是往来的核心。我忘记了党的培养,忘记了权力是党和人民给的,是用来为党工作、为民造福的,我开始在奉献和索取中寻找平衡。没有把为党工作、无私奉献当成一个党员干部的立身之本, 立魂之本,开始跟党讲条件,为以权谋私寻找合理解说,久而久之我的灵魂蜕变了,收钱办事理所当然,请客送礼、收受礼物心安理得,“人情往来” 既成常态。我把权为民所用,变成了权为己所用, 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没有党性的假共产党员,一棵大森林中的烂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