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考研报名时 经历过“三战”的他们这么说

  问及考研上岸的秘诀,袁亚召作为有三年考研经历的考生,他说“认识自我,坚持方向”。对于正在备考的学子,他鼓励大家“别盲目,认清方向后尽管一搏吧。”

  “二战”比“一战”还要惨

  回忆三年的考研历程,袁亚召印象中最深的一幕是:第二次考研结束,他深知上岸无望,撕下了考场桌面上贴的考生信息条,在背面写下了初恋女友、父母的名字,并留有“未来我们要走另外一条路了”这样一句话。

  袁亚召2018年毕业于渭南师范学院物理系,毕业后他到辅导机构上班,同时决定考研。

  “考研原因很简单,一个是工作中发现自己的学历起点低。另外一个是我女朋友低我一届,她要考研,我们就一块准备了。”

  第一次考研,袁亚召报考了陕西师范大学光学工程专业。相比物理系,光学工程专业作为其中一个分支,复习的内容较少。周三、周四、周五,周内三天袁亚召要在辅导机构做家长回访、整理学习资料,周末两天要给学员上课。时间一空出来,他就跑到渭南师范学院的图书馆,和女朋友一同备考。

  2019年新年初,考研成绩公布了。袁亚召考了283分,初试超国家线(270分)13分。但面试却被淘汰了。女朋友虽无缘目标院校,但调剂到了桂林电子科技大学。为追随上岸的女友,袁亚召攒了一笔钱后,辞职来到女友上学的桂林“二战”。这一次他要报考广西大学的物理学。

  物理学复习量子力学和普通物理两大类,内容庞杂。10月考研报名,袁亚召又得知自己按政策不能在广西参加考试,他又辗转回到宝鸡的老家,在家附近的学校复习。“学习的专业知识与上一次相差太多,加上来回奔波,这一次考研我又败了。”

  据袁亚召回忆,这是考研三年里他最崩溃、最灰暗的时刻。电脑屏幕一刷新,总分261分,这一次连国家线都没有过。考试失利,远在桂林的女朋友也与他分手了。“那段时间,几乎天天晚上蒙头大哭。”

  硬着头皮考完“三战”的专业课

  “要走另外一条路了”,袁亚召垂头丧气时,曾在“二战”留下的考场信息条背面这样写。然而,心态“崩了”只在一刻,回到渭南的补课机构工作后,在领导、同事、父母的安慰激励下,袁亚召又恢复状态,决心再次考研,”这条路必须走个模样出来”。

  “三战”的袁亚召报考的第一志愿是西北大学物理系。他推掉了周内的工作杂务,只负责学生周末的代课。清晨6点,他骑自行车来到考研自习室,“我最早到,拿钥匙给自习室开门的重任就交给了我。其他同学陆陆续续进来的时候,我英语单词背得都差不多了。”

  第二年袁亚召最头疼的量子力学专业课复习,“三战”这一年他也找到了学习的窍门。“做了中科院、西北大学大量的真题,慢慢就发现了规律。”但生活并不是风平浪静的,不到结束,都有特殊情况发生。

  2020年12月27日上午,袁亚召刚结束了专业课一普通物理的考试。一直以来学习基础最为扎实的学科,“打开卷面一看好多题不会,考完估摸着就考了20多分吧。”袁亚召无心休息,他在“干脆放弃下午的考试”和“继续考完”之间摇摆,最后硬着头皮在考场外面的小花园里背诵了一中午的专业课二量子力学考点,又守时走进了考场。

  第三次考研初试的成绩袁亚召是等公布几天后才查询的。以为只考了20多分的普通物理其实考了78分,量子力学也考了128分的好成绩。总分共298分,比a区的国家线(280)高了18分。但这一次他更谨慎,以往的考研经验告诉他:这个分想通过西北大学的复试有些危险。随即,他便选择调剂到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物理系,最后以初试、复试综合成绩排名第三的成绩成功上岸。

  人生不存在绝对的“上岸”

  2018年决定考研,2021年成功上岸,1000多个日夜,袁亚召一路走来有家人的支持、朋友的相伴,更重要的是自我的坚持奋斗。

  袁亚召出生在农村,父母都是庄稼人,在学习之路上能帮助他的不多,但考研的三年,一直都在默默地支持,分手失恋时、考研滑档时……“爸妈对我的要求就是不走邪路,其他的由我自己决定。”

  他清楚自己的优劣势,乐观、执行力强,做考研自习室第一个进门的人、今日的复习任务必须今日完成。但是不细心,计算公式是正确的,最后一步结果却算错。“有针对性地改正,才能进步。

  袁亚召喜欢研究生阶段的学习模式,和导师一同出差,学习更自主。对袁亚召来说,人生不存在绝对的“上岸”,哪怕是考研成功、读研顺利。“过去的历练打造了现在的我,研究生毕业后我打算从事教育行业,做一名高中物理老师。”袁亚召如今26岁了,他将下一阶段比作成“新纪元”,并对未来信心满满。

  田梦:愈考愈难愈要稳

  与袁亚召不同,田梦从大三时起,就决心考研。无论是在校内的图书馆,还是社会上的考研自习室,她都可说是研友中心态最“稳”的那一个。

  认准专业不断向上奔赴

  将第一次考研面对的压力用x来指代,那“二战”面对的压力是x2,“三战”则成了xn。成倍侵袭下,田梦愈挫愈勇,第三次考研她报考了中国人民大学的有机化学。“就想圆一个名校梦、专业梦。”

  2015年夏末,田梦高考被调剂录取到陕西一所二本院校的材料化学专业。这与她的初衷是相悖的,一直以来她钟爱的都是有机化学。“有机化学注重‘合成’,材料化学旨在‘应用’,两者的研究方向是不同的。”

  大三时田梦就决心考研,她报考了陕西科技大学的有机化学专业,然而初试过线了,面试时被刷,与上岸擦身而过。2019年本科毕业后,田梦毫不犹豫,选择陕西师范大学有机化学专业继续“二战”。结果这一次因专业课考纲的变动,她连“岸边”都没靠近。

  一战、二战的败北,将田梦拒之梦想的门外。可不久后,她做出了一个看似更“大胆”的决定——三战,并且冲刺中国人民大学有机化学专业。人大复习的书目少,加上有两年复习经验,这一次她上岸圆梦了吗?

  2021年初春,田梦一个人坐在出租房里查询第三次考研的成绩。这一年她25岁了,拼尽全力努力了三年,如若再不成功,“那就没办法了。”285分,比国家线高了10分,可离人大的自划线还有“一步之遥”。

  田梦选择了调剂。“虽然上不了名校,但必须要读有机化学。”田梦诉说,调剂是一场信息战,比初试还要难。在朋友的帮助下,她联络到宝鸡文理学院招生办,经面试考核终于上岸。

  考研三年有他们陪伴

  田梦得知被录取后,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两个人。一个是妈妈,另一个是男朋友。考研这三年,她屡次与梦想的学校失之交臂,听了不少丧气话。但家里人、男朋友一直肯定地告诉她:“你一定行”。

  2019年田梦首战考研,男朋友同年去部队当兵。复习考研的三年里,两人仅见了三四次面。平日里只要与男朋友通话,电话那头田梦就会诉说她的复习进度、心情起伏,甚至“让他监督背书”。

  “磨人、十分磨人”,田梦如此形容考研历程。第三次考研的时候,田梦发现自己记忆力下降,尤其背政治时“力不从心”。第一年她刷完了考研(多数研考生都会选择的政治复习材料)四套卷的选择题、材料题,第二年只背了材料题,第三年考政治的前一晚,她才背完了前两套材料题。

  “特别感谢我的研友,考前那一晚拉着我一道背书。很幸运,背的正好就是要考的。”田梦与七、八个研友共同在30平方米不到的自习室复习。追求梦想的过程并不是孤军奋战,拉她背书的研友爱养盆栽、前桌的研友爱玩变形金刚,至于田梦,她笑称自己是“差生文具多”,考研时买了不少花花绿绿的笔,算是做题时的小乐趣。

  努力是会留下痕迹的

  2022年10月17日下午,田梦在宝鸡文理学院的实验室做着“聚集诱导发光”实验。作为一名研二生,她大多数时光都在实验室里度过。说起有机化学来,田梦滔滔不绝:“aie(聚集诱导发光)可以应用到生物医学领域里,让患者的病变部位不再模糊,有清晰的边界”。

  “三战”时,她从一志愿中国人民大学调剂到宝鸡文理学院,当时心里不可能说是没有落差。然而过去一年,在学校的平台上她领略了太多专业里的“瑰丽宝藏”,师长鼓励下,田梦还打算继续读博。

  考研的学子面临太多未知,上岸途中随时有“风浪”袭来。田梦觉得“稳定的心态是成功的一半。”回头来看,大四时一战败北,但考研英语的复习让她顺利通过了本科最后一次英语六级考试。二战时她为了上岸陕师大,“几乎把物理、有机、无机、分析和结构化学学完了”,这也为她研究生阶段的学习铺垫了学科基础。

  输可能只输成绩,但不能输人生,“既然决定考研,就稳住心态,决战在最后!”

  华商报实习记者 常彭朵 记者 李婧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编辑: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