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我国台湾清华女研究生为争渣男,将闺蜜杀害后用强酸毁尸】

【1998年,我国台湾清华女研究生为争渣男,将闺蜜杀害后用强酸毁尸】

1998年3月9日上午,我国台湾省清华大学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一具脸部和胸部遭强酸腐蚀到无法辨认的女孩尸体,在该校辐射生物研究所演讲厅内被人发现。

图丨我国台湾省清华大学王水溶尸案

当时这具女尸躺在演讲厅角落的一台冷风机旁边,现场充斥着强酸和化学试剂的刺激性气味,在女尸的左臂下方还放着一个用过的计生用品。

初看起来,这像是一起侵犯女孩后杀人案件,但当警方赶到现场后,却发现了很多反常的地方,比如被害人的脸部和胸部遭受了强酸腐蚀,这似乎说明凶手和女孩之间有着深仇大恨。

而且,法医经过检查还发现,死者生前并未遭受过侵犯,那这个用过的计生用品是怎么回事?如果说是为了嫁祸他人,手段未免太过拙劣了,难道现场还有其他人和其他事的发生?

带着这些疑问,警方立即开始着手调查,很快就查出了死者的真实身份,为该校研二学生24岁的许嘉真,并在3天后逮捕了凶手——许嘉真的同学兼闺蜜,同样24岁的洪晓慧。

经过进一步调查,警方发现这个案件出奇的狗血,在这个高学历圈里发生的案件,竟然涉及多角恋、闺蜜反目、海王男友等多种剧情。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凶手,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向自己闺蜜下手的呢?大家好,我是学史知今,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这起发生在我国台湾省的惨案——台湾清华大学王水溶尸案:

我们首先要从惨案发生的3年前,也就是1995年说起,当时21岁的许嘉真为了复习考研,就报名参加了一个研究生辅导班。

就是在这个辅导班上,许嘉真认识了一位叫洪晓慧的女孩,由于她俩都想报考我国台湾清华大学,并且两人年龄相同,共同话题非常多,所以慢慢地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不过这对好闺蜜的家庭背景却有着本质区别,许嘉真在1974年出生于我国台北大安区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父亲是电力公司的高管,这样的家庭环境,造就了许嘉真温柔娴静的性格。

图丨被害人许嘉真

而洪晓慧则在1974年出生于我国高雄前镇区的一个普通家庭,这样的家庭环境,使洪晓慧从小就知道无论想获得什么,都必须凭借自己的努力,所以洪晓慧的性格要更加的外向霸道。

虽然家庭背景不一样,但大学时的女孩并没有那么势力,并且她俩的性格也形成了互补,温柔娴静的许嘉真总能适时帮助洪晓慧调节情绪,洪晓慧也能在许嘉真受欺负时替她出头。

并且,许嘉真非常大方,在两人逛街吃饭时总是抢着买单,还经常送给洪晓慧各种小礼物,这也使得两人的关系更加的亲密。

就这样时间来到一年后的1996年,许嘉真从我国台湾长庚大学医技系毕业后,顺利考入我国台湾清华大学辐射生物研究所攻读研究生。

与此同时,洪晓慧从我国台湾交通大学应用化学系毕业后,也考入了我国台湾清华大学辐射生物研究所攻读研究生,至此这对补习班的闺蜜正式成了同班同学。

由于这个研究所不招收大学本科生,研究所的师生人数非常少,加上她俩来自其他大学,认识的人也就更少了,所以本就是闺蜜的两人,在入学后更是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正常来讲,这对闺蜜应该继续互相帮助,共同努力完成学业,可一位学长的出现却打破了二人平静的生活,也为二人彻底决裂埋下了伏笔。

这位学长名叫曾焕泰,在1969年出生于我国台北板桥市,比她俩大5岁,大学本科毕业于我国东吴大学微生物学系,他也是在1996年考入的我国台湾清华大学辐射生物研究所。

只不过,这个曾焕泰攻读的是博士研究生,由于他们需要长时间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所以三人也就慢慢熟悉起来,而在这个过程中,许嘉真就对曾焕泰产生了爱慕之情。

图丨曾焕泰

然而曾焕泰在当时是有女朋友的,他的女朋友也是这个研究所的一名研究生,许嘉真尽管知道这些,可是却陷入这段感情无法自拔。

于是,许嘉真就利用自己的财力优势,疯狂地给曾焕泰买各种昂贵礼物,试图把曾焕泰抢过来,可这个曾焕泰是个标准的“海王”。

他明知许嘉真在追求自己,却不明确表示拒绝,不但对这些礼物照单全收,还每次都非常暧昧地摸摸许嘉真的头,说谢谢好妹妹,然后依旧与正牌女友相处。

曾焕泰的这种行为,既给了许嘉真希望,又没给任何承诺,同时也使许嘉真追求自己的事情,闹得整个研究所人尽皆知,很多人都对许嘉真指指点点的看笑话。

这也导致许嘉真陷入了极大的彷徨与困扰之中,眼看着自己的闺蜜受到了如此伤害,洪晓慧此时站了出来,表示要替许嘉真讨回公道。

于是,洪晓慧就去找曾焕泰谈判了,临出发前她对许嘉真说,要让曾焕泰在正牌女友与许嘉真之间做出选择,不能这么干耗着许嘉真的青春了。

洪晓慧大义凛然的说辞,让许嘉真倍感欣慰,她庆幸自己有一个这么好的闺蜜,然而事情真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

洪晓慧找到曾焕泰后不知是怎么谈的,二人竟然直接谈到了床上,她比许嘉真抢先一步与曾焕泰发生了关系,原来她也一直喜欢曾焕泰,只是心机非常重的她,并没有对外表露出来。

洪晓慧回来后,不但没有对许嘉真说这些,而且还开始劝说许嘉真离开曾焕泰,但许嘉真早已像飞蛾扑火一样,疯狂地爱上了曾焕泰,岂是说放手就能放手的。

图丨洪晓慧

于是,许嘉真继续对曾焕泰死缠烂打,而洪晓慧在一边安慰许嘉真的同时,一边偷偷地跟曾焕泰在外面幽会。

就这样,时间又过了几个月,来到1997年年初,一直被蒙在鼓里的许嘉真,终于知道了好闺蜜洪晓慧和曾焕泰幽会的事情。

这个事实让许嘉真难以接受,一向温柔娴静的她,立即找到洪晓慧质问,而洪晓慧不但大方地承认了这件事情,还狡辩说人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力。

面对洪晓慧如此无耻地回答,许嘉真开始破口大骂洪晓慧,洪晓慧也不甘示弱立即回骂,至此这对曾经要好的闺蜜彻底决裂。

至于以前二人说的那些,毕业后要到同一家公司工作,相互扶持到老等约定,自然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了,这也说明了什么叫“塑料姐妹花”。

二人彻底撕破脸后,都火力全开,想尽一切办法追求曾焕泰,许嘉真继续利用自己的财力优势,不断给曾焕泰购买各种昂贵的礼物。

洪晓慧看到后,也决定要给曾焕泰购买昂贵礼物,可我们之前说了,洪晓慧的家境一般,养活自己都费劲,哪有闲钱给曾焕泰买礼物呢?

不过,洪晓慧接下来的做法,恰恰应了那句“办法总比困难多”的老话,她开始想尽一切办法挣钱,刚开始她每天晚上都跑到酒店上夜班,并做各种兼职。

然而,时间长了,洪晓慧发现挣钱的速度还是太慢了,于是她就偷偷跑到其他学校同时交了几个有钱的男朋友,她用这些“来之不易”的钱,给曾焕泰买各种昂贵礼物。

图丨我国台湾清华大学地理位置图

就这样,曾经最要好的两个闺蜜,开始了你争我夺的财力比拼,可又过了一段时间,她俩几乎同时发现,这个办法根本没有起到效果。

虽然曾焕泰对她俩的礼物照单全收,但基本上不回赠礼物,每次也只是摸摸她们的头,说声谢谢好妹妹之类的话就完事了,一点没有与她俩发展成男女朋友的意思。

同时,她俩还发现,这个曾焕泰不但跟她俩搞暧昧,还跟很多其他女孩搞暧昧,本来这时候她俩应该看清曾焕泰的真实面目,彻底放弃这位“海王”了。

可她俩就像着了魔一样,始终不愿意承认曾焕泰是个“海王”,她俩认为曾焕泰之所以没有接受她们,是因为曾焕泰还有一个正牌女友,以及一些女孩始终围绕在他身边。

于是,这对“塑料姐妹花”决定暂时结为同盟,一起联手对付曾焕泰身边的其他女孩,等把这些事情解决后,二人再一决雌雄。

那她俩都是怎么对付其他女孩的呢?其实手段非常幼稚可笑,比如她俩为了泄愤,在1997年7月的一天,扎坏了曾焕泰正牌女友的轮胎,还破坏了她的实验数据。

这位正牌女友当然知道她俩疯狂追求曾焕泰的事情,也猜到了这些事情应该是她俩干的,但一来没有证据,二来自己势单力薄,所以最终选择了忍气吞声。

那报复了曾焕泰的正牌女友后,她俩又开始对付围绕在曾焕泰身边的其他女孩,所用手段基本上和上面的差不多。

她俩的行为虽然没有给对方造成实质性伤害,却也非常讨厌,因此很多研究所的女孩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开始有意远离曾焕泰了。

图丨我国台湾清华大学校园一角

眼见自己的行动起到了效果,洪晓慧和许嘉真开始洋洋得意起来,她俩甚至放出狠话,哪个女孩敢接近曾焕泰,她们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可就算如此,曾焕泰依旧继续招蜂引蝶,他身边的女孩就像杂草一样,始终无法彻底铲除干净,时间来到1997年11月的一天,她俩竟然看到,曾焕泰搂着他的女行政助理外出吃宵夜。

当天晚上她俩一直等到深夜,也没有看到曾焕泰回来,这可让她俩怒火中烧,然而醋意大发的她俩,并不敢质问曾焕泰,而是找到了这位女孩。

随后,她俩就不由分说地把这位女孩拉到厕所,并对女孩开始了一顿毒打,这位女孩被打得鼻青脸肿,身上也出现多处伤痕。

她俩这一次的举动,跟以往那些小偷小摸的动作完全不一样,所以很快就惊动了研究所,可在研究所介入调查后,她俩却对此矢口否认。

甚至当研究所找到她俩的家长后,她俩的家长都义正言辞地表示,自己的女儿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情,而当研究所找到曾焕泰时,曾焕泰则表示自己完全不知情,一直把她俩当作妹妹。

由于那位受伤的女孩很快就痊愈了,而且在彼此家长的协商下,也没有对此事进一步追究,所以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了。

不过研究所却要求,洪晓慧、许嘉真和曾焕泰三人,自此以后非上课需要,不得进入受伤女孩所在的研究所三楼,这也算是一种警告与处罚。

那洪晓慧和许嘉真认识到自己错了吗?当然没有!她们反而因此更加的嚣张霸道起来,严禁一切女孩靠近曾焕泰。

图丨洪晓慧

曾焕泰没有因为此事疏远她俩,而是继续接受她俩送的礼物,但依旧还是之前的那句话:“谢谢好妹妹”,甚至有时候连句谢谢都懒得说,而且还继续和她俩发生关系。

虽然洪晓慧和许嘉真为了对付曾焕泰身边的其他女孩而结为同盟,但很明显只要她俩中间存在曾焕泰一天,她俩就不可能真的彼此信任,矛盾也随时可能爆发。

时间来到1998年3月5日,洪晓慧兴高采烈地拿出2张信用卡,在实验室对同学们炫耀地说,这两张信用卡是她在交通大学新交的男朋友送她的。

并且,洪晓慧还颇具挑衅意味地看向许嘉真,她说自己用这2张信用卡给曾焕泰买了一部大哥大电话。

许嘉真对此非常诧异,因为当时大哥大电话非常昂贵,看来洪晓慧真的又交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许嘉真也开始思考,自己下一步要买什么昂贵的礼物送给曾焕泰了。

然而,仅仅一天之后洪晓慧的谎言就被识破了,1998年3月6日晚上,许嘉真、洪晓慧、曾焕泰以及另一名同学一起外出购物。

在买完东西后,许嘉真大方的拿出信用卡准备结账,结果却发现自己12万额度的信用卡竟然被刷爆了,而她的信用卡在之前只借给过洪晓慧。

所以,许嘉真立马意识到,是洪晓慧盗刷了自己的信用卡,同时也猜测,洪晓慧给曾焕泰买大哥大用的就是自己的信用卡。

一想到洪晓慧既欺骗了自己,又讨好了曾焕泰,许嘉真怒火中烧,她当众大骂洪晓慧,随后两人就彻底对骂起来,而曾焕泰则不管不顾,站在一边看热闹。

图丨我国台湾清华大学校园一角

最终,还是和她们一起前来购物的另一位同学,把她俩给拉开了,不过随后她俩就相约在凌晨前往研究所的演讲厅解决这一事情。

1998年3月7日凌晨,两人气鼓鼓地来到演讲厅,她们都要求对方离开曾焕泰,可谁都不愿意放手,结果聊了没一会就打了起来。

但许嘉真哪是洪晓慧的对手,洪晓慧先是一巴掌把许嘉真打倒在地,随后就骑到许嘉真身上,用双手掐住许嘉真的脖子,并疯狂地将许嘉真的头撞向地面。

就这样,在连续撞击下,许嘉真陷入了昏迷,事后根据洪晓慧交代,她当时并不是真想杀死许嘉真,不过在许嘉真昏迷后,为了防止许嘉真快速清醒找她理论。

洪晓慧就转身回到实验室,拿了一瓶哥罗芳,淋在了许嘉真的头上,哥罗芳的化学名是三氯甲烷,在医学上被作为麻醉剂使用,本来哥罗芳淋在头上后,是不会导致许嘉真死亡的。

但哥罗芳有一个特点,就是对光非常敏感,当遭遇光照后,会和空气中的氧气发生化学反应,产生剧毒的光气碳酰氯,事后法医证明导致许嘉真死亡的就是哥罗芳。

那大半夜的哪来的光呢?原来洪晓慧在淋完哥罗芳后,就拽着许嘉真的双腿,把她拖到了演讲厅角落里的冷器机旁边藏了起来,这也是为什么许嘉真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发现的原因。

在藏完许嘉真后,洪晓慧就找来纱布,对现场进行了清理,在把所有血迹都擦干净后,才面色如常地离开了演讲厅。

按照洪晓慧的说法,她以为许嘉真会在几个小时后醒来,可她等了一天都没见到许嘉真,于是在3月7日晚上9点15分,也就是案发近二十个小时后,她又悄悄回到演讲厅查看情况。

图丨2008年被假释时的洪晓慧

结果,当洪晓慧来到演讲厅后,就发现许嘉真早已窒息而亡了,洪晓慧事后交代说,发现许嘉真死亡后,她当时整个人都是蒙的。

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为什么会跑回实验室,取出了硝酸和盐酸,并配制成了王水,然后又淋在了许嘉真的脸部和胸部。

随后,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拿出之前保存的,一个她与曾焕泰发生关系时用过的计生用品,并把这个计生用品放在了许嘉真的尸体左臂下方。

反正根据洪晓慧的交代,她做这些事情时都是在意识不太清醒的情况下做的,那洪晓慧说的是真的吗?事实的真相只有洪晓慧自己知道。

不过,我们从中不难看出很多疑点,比如洪晓慧说她在往许嘉真头上淋哥罗芳时,只是想让她多昏迷一段时间,并不是想杀了许嘉真。

可作为一个经常做化学实验的研究生来讲,她应该很清楚哥罗芳在遇光后会产生有毒气体,而且按理说她应该提早去演讲厅里查看许嘉真的情况。

那3月7日一整天洪晓慧都干什么了呢?根据事后老师和同学的回忆,3月7日上午9点,洪晓慧参加了研究所的讨论会,完事之后,她又在下午参加了一个烤肉活动。

可以说,根据洪晓慧事后的举动,我们至少可以认定她压根就没拿许嘉真当一回事,而且洪晓慧后来又冒用许嘉真的社交账号发表动态,伪装许嘉真还活着的假象。

而当时许嘉真则凄惨地躺在演讲厅中,直到3月9日上午,有同学到演讲厅中练习演讲时,闻到一股怪味,这才发现了死亡多时的许嘉真。

图丨犯案后被警方逮捕的洪晓慧

也就出现了我们文章开头的那一幕,警方根据许嘉真死前的相关情况,于3月12日正式逮捕了洪晓慧,在大量证据面前,洪晓慧很快就交代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过,洪晓慧始终坚称,自己并不是故意杀害许嘉真的,最终洪晓慧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赔偿许嘉真父母2417万台币。

2008年11月27日,洪晓慧第5次申请假释,此时洪晓慧服刑时长为10年零8个月,经审查洪晓慧于12月3日被批准假释出狱。

出狱后的洪晓慧在一家出版社从事翻译工作,她表示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将用挣来的钱,赔偿许嘉真的父母。

图丨2008年洪晓慧假释时的报道

不过,非常巧合的是,许嘉真的父亲许文洪,也就是那位电力公司的高管,在洪晓慧获得假释的前几天,于2008年11月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这个结果也令无数人唏嘘。

而造成一切问题根源的曾焕泰则在案发不久,就和洪晓慧一样被我国台湾清华大学开除了,随后曾焕泰就跑到海外学习,在取得博士学位后,重新回到我国台北担任计算机工程师。

可以说,这场悲剧的发生,就是两个女孩为渣男争风吃醋造成的,这个案件也告诉所有女孩在追求爱情时一定要擦亮双眼,远离渣男,更不要失去理智而走极端,因为太不值得了。

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对于这样的渣男和闺蜜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如果喜欢,别忘了点赞关注我,您的支持是我码字的最佳动力,谢谢大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