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100名考研人上岸,她赚了40万学长学姐贩卖经验,有人年收入近…】

【辅导100名考研人上岸,她赚了40万!学长学姐贩卖经验,有人年收入近…】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叶曼至

“学信网崩了”。4月8日,各高校陆续在学信网上开展考研调剂复试,不少分数跃过国家线,但目标院校复试无望的考研人争相进入网站,争抢最后的上岸名额。

不过,因为登陆人数过多,不少网友表示学信网登陆失败,“学信网崩了”冲上微博热搜,收获了整整9.2亿次阅读,话题中甚至有2.8万原创人数。

“考研,就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在某社交平台关于考研的话题讨论里,一名应届考研人发出慨叹。

近年来,考研潮高热不退,报名人数持续飙升。教育部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报名人数为457万人,较2021年的377万人增长80万,增幅为21%。

据媒体报道,2021年硕士招生人数105.97万人,按照仅四年平均招生增长9.4%的速度,2022年招生人数预计在115万人左右。这就意味着,将有300多万人考研人与上岸无缘。

考生担心自己成为300万名其中之一的焦虑如影随形。为了避免名落孙山,纷纷寻求制胜奇招:专业课知识点归纳、往年真题资料、笔记整理、论述题分析讲解、考研心理辅导等,迫切的需求开辟了一条考研辅导产业链。

在这其中,除了市场上具备一定知名度和规模的考研辅导机构,拥有考研上岸经历的学长学姐,也是不少考生的首选。

“辅导我上岸的学长是在报考学校的贴吧里找到的,在带我之前他还带过好几个考生上岸,我对这种有过成功案例的辅导人有着天然的信任。”李烁(化名)是2022年调剂上岸的考研人,她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周聪(化名)是河南某高校法学类专业研二学生,目前已有半年考研辅导的经验,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两年前,他找了直系院校的学姐进行1对1考研辅导,成功上岸一年多后,他也选择加入这行,为备考的学弟学妹们提供考研辅导。

凭借自身成功经历,上岸后的考研人摇身一变,以考研辅导个体户的身份开辟出一条掘金之路。

不过,由于考生与辅导人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等问题,部分实际上不具备辅导能力的学长学姐,也混迹其中,收割学弟学妹的焦虑。

烧钱的考研辅导

考研人免不了要氪金。

数舆2019年调查数据显示,分别有21%的考研学生花费在3000~5000元、以及10000元以上,更有15.5%的人花费达到5000~10000元。

绝大部分考生选择先从辅导机构入手,大多具备规模与影响力的综合型教培品牌都价格不菲。

以考研为例,在天猫旗舰店上,其开设的政治、英语、数学2023年考研plus系统班原价为10499元,详情页中介绍的服务包括以直播+录播为主,七个阶段的核心方法论、1对1平台答疑、严管督学、疏导陪伴等。

在教培品牌考研的天猫旗舰店里,上述三门考研公共课的“无忧计划”课程原价为27190元,同样包含1对1专属指导、学习规划、答疑解惑等服务内容。

大部分的考研机构发展趋于成熟,具备标准化的授课模式。但凡事都有例外,也有部分机构在其中浑水摸鱼。

李烁本科就读于北京某211理工大学,今年以386分被中国人民大学社科类专业录取。李烁是“二战”的跨考生,“一战”时她报了某机构1对1专业私教课,40节课花了近两万元,课程效果却不尽人意。

(《垫底辣妹》电影截图)

“报班前机构老师把课程内容规划得很细致,但到了真正上课的时候只讲个大概,剩下的知识难点都需要自己去领悟。”李烁直言,即便是在答疑解惑的环节,也并非每题必答,报班仿佛“报了个寂寞”。

“二战”备考期间,李烁通过社交平台联系上人大社科类专业的学长。直系学长乐于分享成功经验,耐心答疑最终让她成功上岸,同样都是40节课专业课程,李烁才花了8000元。

与辅导机构相比,学长学姐的考研辅导个体户们收费更为实惠,某种程度上还可能比部分机构来得靠谱,这成功俘获了不少考生的芳心。凭借这些优势,学长学姐的考研辅导生意渐渐做出规模。

从业半年就能赚10万

考研辅导人沈艳(化名)的专业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2019年考入华中师范大学,毕业后在某互联网大厂从事内容运营工作。

一年前,她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一篇考研心得,引来大批考研人的关注,其中有两名学妹找到沈艳,请她进行1对1的考研辅导。最终,两人顺利上岸,沈艳从中看到了商机,开始发展考研辅导的副业。

根据对考研市场与考生需求的考察,沈艳开设了三大辅导内容:专业课知识框架与背诵知识点整理+往年真题、政治英语专业课笔记整理、线上1对1答疑课程,并为其设定了相对较低的收费标准。

前两项的定价分别为200元与600元,线上1对1答疑课程十节课收费1500元,每节课一个小时,若要加课则按120元/课计算。

目前,沈艳已帮助100名考研人成功上岸。其中,近40名考生购买过她整理的知识点、往年真题与笔记,约60人购买的是1对1答疑课程。

沈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1对1答疑课程并非只有答疑,她还会给考生讲解难点和梳理知识,到了备考后期,还会有论述题/作文解析、查漏补缺、自习伴学等服务内容,“一般十节课的课时不够用,往往需要加课。”沈艳说道。

(《垫底辣妹》电影截图)

“能上岸的考生加的课时都不会少,平均要加30~40节课,有的考生甚至加课50节。”沈艳透露,“算上购买知识点、真题、笔记的收入,我辅导过的上岸的100人,就让我赚了差不多40万元。”

考研辅导事业越做越大,沈艳赚得盆满钵满。她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从业至今赚了已有近7位数,如果有条件,未来会考虑和朋友一起办个辅导机构。

同样开设1对1课程的还有周聪,与沈艳的授课模式不同的是,除了制定学习任务、答题解惑以外,他还把辅导重心放在背诵上。

“前期主要带背重点知识点,到了后期我会给学弟学妹进行答题卡规划和指导,一些常见固定的题型我会让他们背下来,然后每晚进行抽背检查。”周聪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目前,周聪的1对1课程收费6000/人,从业仅半年,他就赚了近10万元。

值得警醒的是,考研市场鱼龙混杂,并不是每一位学长学姐都靠谱。

在小红书上搜索“考研 学长学姐”关键词,共有4万多篇笔记,但大部分内容是考生的不愉快经历,以及向学弟学妹分享的“避雷”经验。比如,如何联系靠谱的学姐学长、怎么向学姐学长提问等。

更有考生将学长学姐投诉至学院。今年3月2日,有微博网友爆料湖南师范大学一广播电视研究生开设考研辅导班,涉嫌虚假宣传,涉及金额近百万。3月7日,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在学校官网发布通报,表示正在核实情况,将根据有关规定进行处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