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研究生的返校之旅 百家故事

??文图/烟台大学校友办

看着微信,烟大研究生小郭同学,依然会想起2020年5月16日那个晴朗的下午,人文学院的辅导员侯朝洞老师在群里一口气连发了7个文件,宣告了他超长假期的终结。他将作为第一批外省研究生于5月20日开始返校,度过他们在烟大最后的学生时光……

Part 1 启程

返校之前,小郭同学需要提前三天申请入鲁的健康码,向学校报备行程,填写好《健康备档卡》《疫情防控承诺书》《省外返校学生信息表》等文件,还要每天上报早中晚的体温和身体状况,并备好口罩等防护物资,做好返校途中个人防护。

好巧不巧,5月18日,正在家收拾行李的小郭同学刷到了朋友圈里烟台刮大风下冰雹的小视频,心想如果遇到这种天气,自己大晚上到烟台站该如何打车?然而辅导员的电话及时打消了他的顾虑:

“无论多晚,我们都去接你!”

从焦作到烟台总共800多公里,小郭同学需要在郑州中转,先后搭乘两班高铁,总共花费约12个小时。小郭同学早早准备了7只口罩,而他的母亲临出发之前,又给他的包里多塞了15只。

5月19日12时50分,列车缓缓启动,小郭同学的“返校征途”正式开启。

Part 2 周转

火车到郑州东站后,小郭同学最先收到了辅导员的微信:

“注意防护,注意安全,人多的地方少吃东西。”

小郭同学“哦”了一下,然后把手里的蛋糕塞回了背包里。

接着,他又收到了母亲的微信:“吃点东西没有?别饿着!”

“刚才辅导员有联系你吗?路上要注意安全,要听辅导员的话哦!”

小郭同学望着蛋糕琢磨了半天,还是把它塞了回去。

“刚才学院有联系你吗,我们需要确认一下……”

连续的几个套娃式的电话,让小郭同学哭笑不得。他想起导师的叮嘱,要及时汇报返校情况。他赶忙把定位发过去,谁知马上就收到了导师秒回的消息:

“有啥需要我做的,请及时联系我!”

Part 3 抵烟

晚上11点,小郭同学的列车终于顺利抵达烟台站。烟台火车站的出口,有专人给出站的乘客喷洒消毒液。想要出站,需要同时亮出“绿码”和身份证。

此时,辅导员的电话如约响起:“我们在火车站的停车场等你,出门往右拐。”

出站以后,小郭同学远远看见一辆商务车旁站着两位穿着防护服的人,其中一位正向他招手吆喝——啊,那熟悉的声线不就是辅导员侯朝洞老师吗?

对,就是右边这位。小郭同学飞奔了过去,然而侯老师并没有给小郭同学一个久违的拥抱,而是让同行的医生给他全身上下都均匀地喷了一遍消毒液,连行李杆、手机壳、帽子夹层都没有放过,细致程度堪比给跑车喷漆。喷完还测了下体温,一切正常。

上车以后,小郭同学先被带到定点医院进行核酸检测取样(主要为抽血和咽拭子)。取样结束后,医护人员给他全身上下喷了一遍消毒水,告诉他明天会出检测结果,注意隔离。

从医院出来,侯老师又拒绝了小郭同学的击掌庆祝,又给他全身喷洒了一遍消毒水,包括手心和鞋底儿,这才放心地带他离开。

——还要再给他喷一遍消毒水吗?

——够了吧,我觉得。

返程的路上,侯老师总算想起来,自己晚饭好像还没来得及吃,“下午一口气连续开了4个会,然后就一直在外面接人。”他看看表,时间早已过了0点。

此时,这辆小车载着浑身满是“84”味儿的小郭同学,重新回到了久违的烟台大学。洁白的东门在柔软昏黄灯光下勾勒出的轮廓 ,显得是如此温暖与亲切。

东门门岗大爷看见归来的师生甚是开心,确认身份后让他们去前面的第二道关卡。第二道关卡的门卫大爷,看见归来的师生也喜出望外,给大家挨个测了体温才放行。

第三道关卡是研究生宿舍。在一楼大厅,平日和蔼的楼长大叔今日变得甚是严肃。让小郭同学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走之前漏交了电费,或忘记还服务间微波炉的盘子?

在确认了自己均没有以上两种情况后,小郭同学才弱弱地问道:

“楼长,你不认得我啦?”

“少套近乎,姓名、学院、专业、宿舍号报上来!”

信息核对正确后,楼长才放小郭同学和辅导员侯老师上楼。平时热闹的宿舍,如今变得空空荡荡,声控灯依次亮起又依次熄灭,楼道里回响着两个人沉闷的脚步声,和“嗷~嗷~”的嚎叫声。

5月20日0时40分,历尽千辛万苦,小郭同学终于点亮了宿舍的灯。

此时他才发现,身后侯老师的护目镜上已经满是水珠。虽然透过层层雾气,看不清他的脸,但那种如释重负的愉悦,想必你我都能看出来了吧!

Part 4 隔离

按照规定,在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之前,同学们需要自己在宿舍进行隔离,有专人负责送餐。

早上7点多,小郭同学在朦胧中听到几声敲门声,正要起床开门,只听门外有人说道:“同学,你的早餐给你放门口了,你现在不用开门,待会出来取走就好。”

中午12点半左右,熟悉的声音又出现在门外:“同学,午餐已经给你放到门口了,记得来取哦!”

电话过后不久,刚才打电话的小姐姐出现在门口,并且递给小郭同学一个袋子,里面有一封信,一瓶水,一个口罩,还有一只体温计。

同时他还交给小郭同学一个心形的贴纸,告诉他可以在学校内自由走动,但出门必须要带上贴了红心的校园卡,并且做好防护措施。

“恭喜你重获自由!”

Part 5 自由

没有比“重获自由”更令人愉悦的事情了。自由地在食堂吃一顿饭,自由地在图书馆读一本,自由地在林荫道下散一会儿步,自由地在湖边长椅上发一会儿呆,自由地到栈桥上望海浪涌动(哦,这个暂时不可以)……这些再平凡不过的事情,现在却显得弥足珍贵。

如果没有疫情,东门外的海滩上,早已挤满了游客;

放学的同学们三五成群商量着今晚去哪里吃顿好的;

图书馆的自习室里,备考的同学们在埋头苦读;

小树林的长椅上,年轻的情侣在相互依偎;

湖心岛的空地上,荧光棒在歌声中轻轻摇曳…………

我们都期待着烟大早日恢复喧嚣,期待着与久违的好友相互拥抱,拍着对方的肩膀说一句“别来无恙”。

感谢各位奋战在一线的“战疫者”,是你们给了我们勇气与希

望,是你们让重逢不再是幻想,而象征着责任与担当,你们越用心,我们越放心。所以,久别的朋友啊,期待与你重聚烟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